車(chē)企跳槽記:高管頻變動(dòng),智能駕駛圈“搶人”
2023-09-08 21:45:17 來(lái)源: 貝殼財經(jīng)

9月6日,智能駕駛板塊異動(dòng)拉升,多只個(gè)股上漲。而此前一天,百度集團資深副總裁李震宇放話(huà):到2025年在中國的某個(gè)城市將實(shí)現L4級別無(wú)人駕駛規?;\營(yíng)。

作為智慧交通的重要組成部分,智能駕駛正成為圈內熱詞,“搶人”或許也成了企業(yè)間的暗戰。

中國汽車(chē)人才研究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李喆樂(lè )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作為中國汽車(chē)未來(lái)實(shí)現做強的重要路徑之一,因而在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包括人才等供需出現變化也是正?,F象。目前,車(chē)企招聘崗位中與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、智能駕駛相關(guān)的占比超90%。他表示,包括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在內的任何行業(yè)都缺人才,特別是頭部人才。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智能駕駛領(lǐng)域高管,跳槽忙

8月初,小鵬汽車(chē)負責自動(dòng)駕駛的副總裁吳新宙離職。據悉,吳新宙2019年加入小鵬汽車(chē)任自動(dòng)駕駛副總裁,負責小鵬汽車(chē)自動(dòng)駕駛美國及國內的整體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。

于小鵬汽車(chē)而言,吳新宙見(jiàn)證了其智能駕駛從0到1。在技術(shù)路徑上,他確立了小鵬從基于高精地圖多傳感器融合路線(xiàn)到去高精地圖的主視覺(jué)傳感器路線(xiàn)轉變,在國內率先實(shí)現了BEV感知技術(shù)落地。同時(shí),對小鵬汽車(chē)智能駕駛軟件架構進(jìn)行了重整,小鵬汽車(chē)的自研算法取代供應商博世的方案。

吳新宙官宣離職時(shí),就有傳言稱(chēng)其將加入英偉達。8月24日,小鵬汽車(chē)CEO何小鵬曬出與吳新宙和英偉達CEO黃仁勛的合影,并稱(chēng)與英偉達更深入的合作即將開(kāi)始,隨后吳新宙轉發(fā)微博并確認加入英偉達。

吳新宙之外,小鵬汽車(chē)自動(dòng)駕駛AI負責人劉蘭個(gè)川也已于7月底離職。其任職期間主要負責小鵬汽車(chē)自動(dòng)駕駛Xpilot系統感知功能的研發(fā)。

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梳理看到,包括吳新宙、劉蘭個(gè)川在內,小鵬汽車(chē)自2020年起已經(jīng)有5名重要成員離開(kāi),包括原小鵬自動(dòng)駕駛研發(fā)副總裁谷俊麗、原小鵬自動(dòng)駕駛系統總監肖志光和原小鵬自動(dòng)駕駛產(chǎn)品總監黃鑫。

根據公開(kāi)資料,谷俊麗此后加入奇瑞汽車(chē),出任奇瑞汽車(chē)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(jīng)理、大卓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。2月27日奇瑞汽車(chē)一場(chǎng)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包括谷俊麗在內的奇瑞“科學(xué)家博士天團”首次亮相。

同樣是8月,地平線(xiàn)前智能駕駛研發(fā)總監廖杰加入比亞迪,擔任智能駕駛團隊負責人。在地平線(xiàn)工作期間,廖杰參與研發(fā)了征程系列芯片的算法。此外,原華為自動(dòng)駕駛產(chǎn)品線(xiàn)核心團隊負責人姜軍出任極氪智能科技副總裁,負責智能座艙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極氪汽車(chē)智能駕駛副總裁是曾在華為智能駕駛部門(mén)擔任負責人的陳奇。

拉長(cháng)時(shí)間看,智能駕駛領(lǐng)域幾乎每個(gè)月都會(huì )有高層變動(dòng)消息。其中,7月上汽飛凡首席科學(xué)家金杰盂傳出離職,縱目科技CTO王凡同樣出走。這樣的變動(dòng)在5月更為密集:比亞迪規劃院智能駕駛研發(fā)負責人王歡離職,其負責的智能駕駛開(kāi)發(fā)部被分拆整合;圖森未來(lái)技術(shù)副總裁王磊宣布離職,工作由軟件高級副總裁朱敬接手;集度智駕負責人王偉寶離職。

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梳理看到,近年來(lái),智能駕駛領(lǐng)域人才流動(dòng)并不罕見(jiàn),包括理想汽車(chē)智能駕駛AI算法負責人、AI首席科學(xué)家王軼倫,理想首席技術(shù)官王凱,蔚來(lái)汽車(chē)副總裁章健勇等均于去年離職。

對此,李喆樂(lè )解釋稱(chēng),人才流動(dòng)一是企業(yè)在布局、梳理過(guò)程中會(huì )考慮結構的合理性;二是高管人才發(fā)展到一定階段也會(huì )出于自身規劃選擇做一些調整?!鞍ㄖ悄荞{駛在內的任何行業(yè)高端、相對頭部的人才永遠是短缺的?!?/p>

他認為,隨著(zhù)智能駕駛、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快速發(fā)展,市場(chǎng)人才需求量也在增加。不過(guò),目前的人才流動(dòng)不如幾年前瘋狂,相對趨于更合理化。

高端人才成招聘熱門(mén),技術(shù)人員向頭部車(chē)企流動(dòng)

與智能駕駛、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相關(guān)的崗位已成車(chē)企招聘熱門(mén)。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瀏覽招聘網(wǎng)站發(fā)現,目前車(chē)企發(fā)布的招聘信息多為智能駕駛、交叉設計、驅動(dòng)開(kāi)發(fā)等相關(guān)職位。

招聘獵頭Karl告訴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,大部分車(chē)企招聘都與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、軟件等相關(guān),挖的高管或者工程師也不同于過(guò)去,更要求有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技術(shù)經(jīng)驗。他表示,目前放寬工作經(jīng)驗要求,可以找到很多相對適合崗位的人選,但高端人才難找。

李喆樂(lè )表示,目前頭部復合型人才稀缺。企業(yè)人才呈現梯隊形式,從統計來(lái)看,今年與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、汽車(chē)技術(shù)相關(guān)的本科畢業(yè)生有80多萬(wàn),所以總人才量并不少?!澳壳巴ㄟ^(guò)測算,車(chē)企發(fā)布的招聘崗位中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相關(guān)的崗位占比超90%?!崩顔礃?lè )分析稱(chēng),原本造車(chē)技術(shù)相關(guān)職位的關(guān)注度已經(jīng)在減弱。

全聯(lián)并購公會(huì )信用管理委員會(huì )專(zhuān)家安光勇對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表示,人才流動(dòng)有助于知識和經(jīng)驗的交流,促進(jìn)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此外,個(gè)人職業(yè)發(fā)展也可能驅動(dòng)人才流動(dòng)成為常態(tài),因為在不同公司積累經(jīng)驗和挑戰不同領(lǐng)域的機會(huì )吸引著(zhù)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。

招銀國際研究部副總裁白毅陽(yáng)接受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稱(chēng),智能駕駛人才的變動(dòng)可以從研發(fā)和行業(yè)角度來(lái)解釋。研發(fā)角度,核心人員決定了自動(dòng)駕駛的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和資源布局,對一個(gè)企業(yè)的自動(dòng)駕駛發(fā)展起到戰略性作用。因此核心技術(shù)人員是各家爭奪的重點(diǎn),但流動(dòng)性不會(huì )過(guò)高。他表示,近期的人員流動(dòng),體現了行業(yè)正處于變革期,技術(shù)人員向頭部車(chē)企、Tier1(一級供應商)流動(dòng)的趨勢,這個(gè)跟整體汽車(chē)行業(yè)及自動(dòng)駕駛行業(yè)發(fā)展是一致的。

目前,汽車(chē)企業(yè)在汽車(chē)智能化方面持續投入,行業(yè)正處于加速發(fā)展階段。正如上汽集團董事長(cháng)陳虹所說(shuō),自動(dòng)駕駛技術(shù)是“靈魂”,如果不掌握在自己手中,車(chē)企就變成了“軀體”。大部分車(chē)企自研智能駕駛技術(shù),這也就需要大量的技術(shù)人才支撐。

安光勇表示,隨著(zhù)智能駕駛領(lǐng)域快速發(fā)展,需求不斷增加,各大車(chē)企都在爭相招聘和吸引頂尖的智能駕駛專(zhuān)家,意在搶占智能駕駛領(lǐng)域制高點(diǎn),智能駕駛技術(shù)是未來(lái)汽車(chē)行業(yè)的關(guān)鍵發(fā)展方向之一,具有巨大的市場(chǎng)潛力。擁有頂尖的智能駕駛人才可以幫助車(chē)企加速技術(shù)研發(fā)和產(chǎn)品推出,從而在競爭激烈的市場(chǎng)中占據先機。

除了市場(chǎng)潛力,讓車(chē)企趨之若鶩的也是政策利好。今年6月,工信部表示將啟動(dòng)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準入和上路通行試點(diǎn),支持L3級及更高級別的自動(dòng)駕駛功能商業(yè)化應用;7月《國家車(chē)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業(yè)標準體系建設指南》正式印發(fā),明確2025年前系統形成能夠支撐組合駕駛輔助和自動(dòng)駕駛通用功能的智能網(wǎng)聯(lián)汽車(chē)標準體系。

不過(guò),獨立國際策略研究員陳佳稱(chēng),從國內外產(chǎn)業(yè)鏈數據最新反饋來(lái)看,全球各大自動(dòng)駕駛汽車(chē)廠(chǎng)商主要困在L3邁向L4系統的關(guān)鍵瓶頸。他對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稱(chēng),全自動(dòng)駕駛產(chǎn)業(yè)鏈涉及人工智能和智慧城建等,都屬于技術(shù)資本與人力資本密集型,不僅產(chǎn)業(yè)鏈門(mén)檻高,而且投入資金大、研發(fā)周期長(cháng)且不確定。從目前來(lái)看,利用自研科技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現自駕技術(shù)發(fā)展最接近最優(yōu)解,這也是中資品牌不斷發(fā)力自駕技術(shù)的核心動(dòng)力。

編輯 王進(jìn)雨

校對 楊許麗

關(guān)鍵詞:
責任編輯:zN_0854